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湖北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21:15:4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湖北白癜风医院,普定白癜风医院,湖北能否根治白癜风 ,海南治白癜风的仪器,招远好的白癜风医院,激光治疗白癜风,施甸白癜风医院

  2016年8月30日,雄县的王泽涛亲手将装有30万元的背包扔下了高速桥,他的大女儿蕾蕾(化名)当时已经被绑架超过30个小时,绑匪向他承诺,交赎金后就放人。然而两天后,王泽涛等来的却是女儿满身尘土的遗体。

  警方很快破了这起绑架杀人案,四名凶嫌周凯华、崔敬冬、高兴、杨凯被以绑架罪提起公诉,此案近日将在河北省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。王泽涛决定带着妻子一起出庭,他要亲眼看法律为女儿讨回公道。

  “你女儿就在我们手里”

  “你女儿就在我们手里,赶紧准备50万。”王泽涛回忆起那通短暂的电话时形容,就像钢针刺入了大脑。此时是2016年8月30日下午6点,王泽涛和爱人已经在雄县县城寻找大女儿蕾蕾一个多小时了。

  王泽涛家位于雄县县城南边的王家房村,大女儿蕾蕾在雄县雄州镇第一中学读初三,30日下午1点55分,蕾蕾照常离家前往学校上课。4点半,王泽涛接到了老师的电话,得知蕾蕾下午并未到校。

  王泽涛开着家里的白色面包,带上爱人,在县城周边寻找女儿,他还在朋友圈中发布女儿失踪的消息。穷尽了各种方式,依然不见蕾蕾的身影,女儿随身携带的一部白色手机,也处于关机状态。

  女儿的手机终于打来了电话,得到的却是绑匪索要赎金的消息。王泽涛在电话中提出当天缴纳赎金,但被绑匪一口回绝,绑匪指定第二天下午5点交易,随即挂断电话并关机。

  王泽涛火急火燎地回家借钱,他以务农为生,近几年在兄弟的纸箱厂打工。前几年盖了新房,装修断断续续,全家寄宿在一位长期外出的朋友家中,蕾蕾为此盼着住进新房,拥有属于自己的独立房间。虽然经济不算宽裕,但王泽涛救女心切,向亲戚好友借钱的同时,他还选择了报警。

蕾蕾生前留下的照片

  蕾蕾本非第一绑架目标

  正当王泽涛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时,爱女蕾蕾被胶带捆着,身处容城县平王乡堤坝附近的一间废弃房屋内,四名青年男子在她身边虎视眈眈。给王泽涛打电话的男子叫周凯华,雄县人,33岁,屡有犯罪前科。2002年,19岁的周凯华因一个月内两次抢劫,被判入狱6年。2007年,刚刚出狱的周凯华又手持枪支威胁他人,再度入狱两年。

  这段时间,周凯华手头有点紧,欠下多笔账务。萌生绑架继而勒索钱财的想法后,周凯华找到了朋友黑龙江人崔敬冬。嫌人手不够,两人拉拢了本地青年高兴,高兴又拉上了年仅18岁的本地人杨凯入伙。杨凯小学辍学,迷恋网吧,经常整夜不入家门,2015年在一家洗浴城工作时,与他人一起将洗浴城的钱款窃走,后被捕,获刑6个月。

  案发前几天,周凯华购买了一辆报废二手车,他开车带着三人在雄县县城周边村落转悠,寻找合适的“猎物”。8月30日,四人转悠到大广高速白洋淀支线路段南侧的王家房村,此时已至正午,太阳高悬,一路上没找到合适的下手时机,四人有些疲乏,便将车停在村口。他们看到陆续有村里的小孩放学回家,决定在此寻找机会动手。

  蕾蕾并非这伙绑匪的第一目标,他们最先盯上的是一名骑自行车的小男孩。但在周凯华发动面包车,准备追上男孩时,两名女子骑车迎面而过,心虚的四人不得不收手,这时蕾蕾进入到了他的视线之中。蕾蕾当时骑着一辆电动车,超过了小男孩。

  绑票失败,周凯华四人不甘心,他们决定绑架骑电动车的蕾蕾。开车追到大广高速白洋淀支线匝道,四人将蕾蕾从电动车上拽下,抬进面包车内。周凯华在作案前就下了狠心,他不打算对人质“留活口”。

大广高速白洋淀引线匝道的案发处

  曾绑架一名女性“练手”

  8月31日中午,王泽涛接到了周凯华用蕾蕾手机拨出的电话。王泽涛解释,自己只借到了30万,沟通几次后,周凯华让王泽涛准备30万元,放在包内,独自开车前往容城县交易。

  王泽涛到了容城,接到要求改变交易地点的电话,王泽涛要求听一听女儿的声音。不一会,电话打来,“爸爸,我没事。”电话那头,女儿的情绪还算稳定,而王泽涛压抑了近一天的思念已经决堤,这个七尺汉子哭着对电话那头说,“爸凑钱赎你。”

  大女儿蕾蕾向来都是王泽涛的心头肉。王泽涛育有两女一男,在他眼中,蕾蕾学习成绩最好,聪明懂事。从小学起,蕾蕾就一直是班干部,学习成绩名列前茅,18张奖状贴了满满一墙。

  与女儿的通话短短数秒就被挂断,蕾蕾的手机又进入到关机状态。王泽涛觉得,绑匪太狡猾了,他不敢跟这样的绑匪耍心眼。在几个约定的交易地点停留时,王泽涛看不到绑匪,但他觉得绑匪应该在附近,就将面包车的车窗和车门全部打开,以示自己没有“耍手段”。

  结果王泽涛想错了,绑匪没有去任何一个交易地点。留下崔敬冬和杨凯看着蕾蕾后,周凯华和高兴两人在雄县周边闲逛、吃饭,时不时打电话要求更换交易地点。他们事先找好了多个适合看管人质的偏僻地点,购买了可以随地居住的帐篷,借来了在乡村小道机动性更强的摩托车,并在高速路段查看摄像头位置。周凯华之所以计划得如此大费周章,是因为他有过“前车之鉴”。

  不久之前,周凯华和崔敬冬两人就在一偏僻农田附近,将女子刘霞(化名)绑架。周凯华当晚有事回家,留下崔敬冬一人看着刘霞,刘霞趁其不备逃走,躲过一劫。刘霞逃走后没有报案,给了周凯华再次作案的机会。

  一度犹豫的“撕票”

  8月31日晚上,周凯华通知王泽涛,要求他将装有30万的背包,从荣乌高速雄县涞河大桥段一块广告牌处扔下。收到赎金40分钟后,他就会释放蕾蕾。

  当晚9点,王泽涛将30万从高速桥上扔了下去。

  到了晚10点半,电话响起,王泽涛慌了。绑匪在电话里大骂,“你太不够意思了,竟然报警。”王泽涛疯了一般向绑匪解释,绑匪阴恻恻地留下一句,“你放心,明天上午孩子给你送到学校”。电话挂断前,王泽涛听到蕾蕾说了一句“我没事”。

  电话那头的周凯华,刚刚跑回平王堤坝。从王泽涛扔下30万的一瞬间,几个人就开始各打各的算盘。周凯华本来安排高兴取钱,他自己则骑着摩托车躲在下面的土路上。装钱的背包扔下后,高兴并未第一时间上前取钱。周凯华给高兴打了电话才知道,高兴胆小,恍惚中感觉高速上有人。周凯华壮着胆子上前取了背包,发现后方有车辆跟过来,便开着摩托一路狂奔,钻过一条被砂石和搅拌机占据的乡间小道,后方的车辆才不见了踪影。这辆追踪他们的车是否是警车,目前不得而知。

  周凯华和高兴再次会合后,将10万元藏匿,并对崔、杨二人谎称只拿到20万,这20万元,四人每人分得4.5万元,剩余2万未分配。当晚,四名绑匪将蕾蕾转移到雄县王克桥村附近。

  蕾蕾该如何处置?四人意见不一,周凯华事后交代,他和崔敬冬都想让对方动手杀人,崔敬东不想动手,主动揽下埋尸刨坑的活。最后周凯华决定,四个人一起动手,谁也别想置身事外。崔敬冬事后交代,他曾想把蕾蕾放走,但周凯华明确提出要杀人,另外两人又都喝多了,他就没敢反对。高兴的说法则是,他们三个人都反对杀人,只有周凯华要杀人。杨凯则表示,他被三名同伙骗了,说自己事前根本不知道要“撕票”。

  9月1日凌晨5点,周凯华用腰带勒住蕾蕾的脖子,另外三人捂嘴按腿,五分钟过后,蕾蕾死了。

  四人将蕾蕾扔进了取土形成的十几米深坑中,又向坑内撒了一些浮土掩埋尸体。他们还点燃了蕾蕾身穿的校服,扔掉了蕾蕾的手机。

  9月2日下午,蕾蕾已死的消息传来,王泽涛在殡仪馆见到了女儿的遗容。与此同时,周凯华四人陆续落网。周凯华在自家村里逛集市时被抓,跟在他身边的三岁女儿目睹了父亲被抓的过程。高兴和杨凯在高碑店市白沟高铁站落网,两人和高兴女友正准备前往天津游玩。最后落网的是崔敬冬,当晚7点被捕时,他开着用赃款买来的二手车,在一家轮胎店更换零件。四名绑匪将赃款用于还账、还贷、购车、购买手机、吃喝,短短不到2天,就挥霍了16万。

  绑架案即将开庭

  半年多过去了,王家房村的学龄儿童已经习惯了天天被父母接送,抑或结伴同行,甚至众筹租车上学。蕾蕾的坟茔周围多了几棵小松树。王泽涛瘦了十几斤,今年开春后才开始工作,爱人刚停掉安眠药。

  王泽涛家装修好了,蕾蕾的房间却再也等不到它的主人,毫无褶皱痕迹的大床上,孤零零摆放着她的毛绒玩具,床边的柜子里,摆满了她用过的教科书,唯独缺少8月30日下午带去学校的几本。衣柜中挂着一件2017年新买的过年衣服,兜内放着100元压岁钱。

  二女儿和小儿子很乖,从来没当着父母面提过“姐姐去哪了”,看到王泽涛买回的用来上坟的零食,两个馋嘴的孩子至多静静地看着。王泽涛觉得,他应该坚强起来,只能偶尔找个没人的地方喝几杯,哭几场。

  王泽涛经常在手机上打开一款K歌APP,单曲循环着一首名叫《爸爸妈妈》的歌曲,蕾蕾生前在这款软件中录制了45首歌,《爸爸妈妈》是出事前四天,蕾蕾录制的最后一首歌。王泽涛的手机屏保不再是女儿的照片,但他有时会去翻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,朋友圈封面依然使用着女儿的头像。看着女儿的照片,王泽涛又翻到了去年1月21日他在朋友圈发布的文字,“还好,老妈、妻儿健康平安。”

  本月24日,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周凯华等四人涉嫌绑架罪一案。王泽涛也接到了通知,他决定带着爱人一起参加庭审。半年多来他一直盼着这一天,盼着亲眼看到法律为女儿讨回公道。王泽涛还提起了80万的附带民事赔偿,包含丧葬费、误工费、精神损失费等,还包括四名嫌犯挥霍的16万元。文/本报记者 杨琳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可以治好白癜风权威的西医